2016年9月11日 星期日

父母的期待

好久以前的事了.....

還記得有次高二放學後,一如往常,有些熱情的同學會過來打招呼說再見,
有幾個同學會留下來問問題。我注意到有個學生流連在我身旁,
書包都收好了,手上卻沒拿著講義,我猜想他應該不是要問問題。

 於是我先等所有同學都問完問題,
才轉過身來問他:「怎麼啦?你有事想跟我說或分享嗎?」 
他帶著有些焦慮的表情,猶豫地一字一字說:
「昨天拿成績單給爸媽看,我不知道回去怎麼面對他們。」 
原來是這幾天段考成績剛公布。

我意識到我需要跟這學生好好談談,稍微估量一下時間,還夠。 
於是我坐了下來,停頓一下,做了一次深呼吸,
把能量收回到我自己身上, 稍微準備好自己,
我看著他的眼,緩緩地問他: 「怎麼了,你考得很不好嗎?」 
「嗯,國文和英文考得不太好。」 
「那也還好阿,其他考得不錯呀。」 
「嗯」 「你會擔心嗎?」 
「我擔心國文、英文會念不起來,你上次教背單字方法我有試, 
    還滿有用的,不過段考還是沒有考好。」 
「恩恩,沒關係,那你下次可以帶考卷來, 我們可以一起研究,
    到底是哪裡卡住?這樣好嗎?」
「(點頭)」他的眉頭稍微鬆了一些,肩膀也比較沉一點。 

(沉默) 

「你爸媽很在意成績?」我又問。 
「嗯,他們覺得我考不好。」 
「你都考上XX高中了,他們還覺得你考不好?」 
「因為我有一個姊姊和一個哥哥,姊姊讀台大的,哥哥讀政大。」 
「哦,OK,那我了解。所以他們對你有期待?」 
「嗯」 
「不過為了這些期待,我猜反而讓你更難專心唸書吧?」 
「(點頭)」 
「因為你耗了很大的能量在想著要怎麼滿足別人的期待,是吧?」 
「(不說話,點頭)」他頭低低的,眼眶有些泛紅。 
「嗯,這的確有點困難,讓我想一想。」 

(我深呼吸一口氣,思索著,我想探索他內在的感受。) 
我們大約沉默了一分鐘。 

「你會害怕爸媽生氣嗎?」 「(困惑的表情)」 
「例如:他們可能會很兇地罵你、或打你,讓你感覺到害怕?」 
「這倒不會。」 
「所以你不是害怕爸媽生氣?」 
「嗯(點頭)」

我先確認完最表層的感受:生氣和害怕。 
我試著尋找他更內心的恐懼。 

我問他:「那....你能允許爸媽可以失望嗎?」 
「(困惑的表情)」 
「你是不是在想,我怎麼可以"允許"爸媽呢? 
    你心裡是不是覺得爸媽比較高,你比較低, 
    低的人怎麼能允許高的人?」 
「嗯,對。那你可以再問我一次嗎?」 
「好,我的意思是說, 現在假設人和人之間是平等的,
    你能允許爸媽失望嗎? 
    因為失望是他們的事,不是你能決定的。
    你可以嗎? 你可以允許他們嗎?」 
「嗯,我可以。」他停頓了幾秒,才緩緩地說出。
 我知道他在跟自己的內在確認。感覺身體又更鬆了一點。 
「OK。」 

安頓好外在的部分,讓他能充分地準備好自己, 
我們準備再往更深的地方走 ── 自我。 

「那第三個問題是,你能允許自己讓別人失望嗎?」 
「這個會比較難一點。」我補充說。 

我們又陷入沉默。 但我看見他的眼淚,無法控制地不斷流淌, 
我能感受到他很深很深的難過。 
我讓他允許自己盡情地流淚,去感受他自己的難過。 
我感覺我只是一個陪伴者,在這個神聖的時刻, 
一起看見和感受難過。 

我想帶他一起練習允許,這會讓他收回自己的力量。 

「你能允許自己,即使努力了, 還是不一定能滿足別人的期待嗎?
     我剛才第二個問題說: 你能允許別人對你失望嗎?你說可以。
     那你能允許自己讓別人失望嗎?
     如果我努力,剛好滿足了別人的期待,那很好;
     但如果不行,我能跟自己說: OK,我承認我的確讓人失望了。
     我承認,我既不抗拒、也不排斥、也不逃避,
     我允許對方可以失望,我也允許我可以讓對方失望。」

他默默地流淚,點頭。
過了幾分鐘。慢慢地他眼淚收乾了,
我知道他心裡好多了, 因為他的眼神又恢復了力量。

我想讓他帶著這股力量,再探索地更深一點,
於是我又問:「我最後一個問題是,你能允許自己孤獨嗎?」
「?」
「因為當你允許對方可以失望,那你可能就暫時得不到別人的愛、認可和重視了,
   這時候就只剩下你和你自己了,那樣子的狀態是孤獨的。」
「(點頭)」他知道懂我的意思。
「如果我們可以承受那樣的孤獨,那我們就是自由的。
    這時候,你還願意愛自己嗎? 你還願意,不論有沒有滿足別人的期待,
    都願意努力做自己想做的事?」

他認真地思索著。

「當你能收回眼光到自己的中心,靈魂能堅定地站立著, 當你能堅定地站立,
    你就有勇氣看著爸媽。」
「難怪,昨天爸媽在說我的時候,我都不敢抬頭。」
「阿,沒錯,我就是那個意思。」我本來以為會很難理解。

「當你能穿過那些,能穩穩地站著, 下次當父母告訴你要滿足他們的期待時,
    這時候你就能專注地看著他們,允許他們, 也許你會從他們的眼神裡,
    看見他們自己內心的痛苦和恐懼。」

「謝謝老師!」

最後一段話,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理解我想要傳達的,不過不重要了。
因為我感受到他又充滿能量,我想他能帶著這股能量回去面對他的父母和其他的難題,
已經很不簡單了。

「我也謝謝你,謝謝你跟我分享。」我回答他。

每每學生跟我分享這麼內心的事,我總是覺得很感恩,
或者更精確地說,是一種神聖。
心裡也雙手合十,感謝天。

我對他小小地點頭敬禮,跟他道別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常常,父母知道自己很努力地在學習怎麼愛孩子,
但卻不知道,其實每個孩子也都很努力地在學習著 ── 怎麼愛他們的父母?



2014年10月14日 星期二

愛自己的練習

你感受到缺愛的痛苦,那痛,痛得令你極其難受、痛得讓你流淚。
你努力了很多,想讓自己變得不那麼依賴,
想說,如果沒有了需要,就不會那麼難受吧?
但努力最終只換來暫時的舒緩,痛苦依舊在。

你問我,這是不是因為不夠愛自己?

你問我,到底什麼是愛自己?

2014年10月8日 星期三

生命的目的


「我想要生活有些改變,但是我不知道到底要什麼。我要擴展,我要做一些有意義的事,而且,是的,我要金錢的富足和它帶來的自由。我想做一些重要的事,一些可以為這個世界帶來改變的事,但是如果你問我究竟要什麼,我只能說我不知道。你能幫我找出生命的目的嗎?」


「你的目的就是坐在這裡跟我說話,因為這就是你目前所在之處,而且就是你正在做的事,直到你起身去做別的事,然後,那件事又會變成你的目的。」


《一個新世界》艾克哈特‧托勒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2014年7月11日 星期五

王興洪

興洪是我大一的室友.... 跟大家說說他跟我的故事吧

他是個緬甸僑生,很善良,我喜歡聽他描述緬甸的人和環境。
因為緬甸那時還是軍政府(翁山蘇姬還沒被釋放),幣值也相當低,
所以他在台灣過得艱困,偶爾靠著親戚資助。

他每天早上五點起床,念一點微積分(雖然他說他都看不懂),
就到學校的體育館打工,時薪109。我不知道他哪來的毅力? 尤其是冬天。
我們總是吃著宿舍最便宜的自助餐,
很知足地聊聊今天有哪些(比較)"好吃"的菜,
我記得他的笑容,總是那麼地真心和滿足。

不過也是有難過的時候,
他和我們另一個緬甸室友(一間四人),每逢期中期末考就開始焦慮,
焦慮的強度就像把整個房間充滿瓦斯,只要點個小火,就會大爆炸般。
我完全可以想像他們面臨的困難:
只在台灣念了一年僑校的英文,就要跟我們這些經過大學指考洗禮的同學,
一起讀原文的微積分、普物、普化...,當中的艱難可想而知。
不斷地問問題,熬夜狂K,費了好大的勁,只求成績過關,不要被當,
因為,如果被二一了.... 就得回緬甸。
將心比心,這處境誰能不焦慮呢?

大學生的寒暑假是最自由快樂的,那是旅行的季節;
但他們的寒暑假卻有不同的意義,他們總是在打工,
因為必須為了下學期的學費而努力。
晚上回宿舍,我問他們今天去哪裡了,怎麼流滿身汗?
他們說,去工地,工地好賺一天三千。
他們身上日漸結實的肌肉,反映著內心靈魂的堅毅。

升大二以後,宿舍要重抽,我們也就分道揚鑣了。
材料系和機械系同在工學院綜合大樓,
只偶爾遇見時,會問問他過得好不好?
我忙碌著我的大學生活。

過了很久很久,我記得好像是大四畢業的前夕,
有次他主動找我,晚上我們坐在總圖前的階梯上話家常、敘舊,
直到最後夜深了,要離別前,他才勉為其難地跟我說,
他遇到困難了,需要幫忙,否則這次可能就要回緬甸了。
我明白,他是遇見多大的難關才對我開這個口,
我跟他說我會想辦法,一定會幫忙到底,不要擔心。
他才彷彿卸下大石,跟我娓娓道來。
原來這幾年,工作難找,親戚也沒辦法一直資助他,
他為了賺錢,什麼工作都試了,甚至還賣過淨水器,最後找不到人買,
只好硬著頭皮找學校的教授,而他的導師也真的跟他買了。
他說的輕鬆,可我當下聽了心裡是很不捨。

糗的是,原來我也不夠,結果還硬著頭皮跟老妹和老爸借,
雖然被念了一下,但他們還是借了我,也就完滿了這件事。
我跟他說,不必還我這個情,但他畢竟是個守信的人,
最後還是全數還我,還送我一本精裝本的哲學書。
雖然我不喜歡那個作者,可我明白他的心意。
離別前聽他說,他有個朋友在拍電影,找他當男主角,
我沒多問,只祝福他。

這幾天,《冰毒》獲獎的消息傳回台灣,
當我知道《冰毒》是緬甸導演和演員時,就有預感,剛看了這則新聞,才確定是他。

我寫下這些往事,不是想說我自己,而是覺得生命的機緣很微妙。

我們永遠無法預測生命最終會走到哪裡,即使他此刻正處於最黑暗的時候,
所以在那之前,我們可否總是保留著機會給任何一個生命,
不為了任何回報,只因為每個生命都有無限的可能。





2014年5月6日 星期二

好人

如果你問我:「你覺得你是一個好人嗎?」

小時候的我也許會跟你說:
當然阿,像我這種從小到大愛讀書、有禮貌、不占人便宜、有正當興趣、
還很熱心助人的人,簡稱就是溫良恭儉讓,當然是個好人啦 !
那些會抽菸、喝酒、吃檳榔、吸毒、刺青、打架、偷東西、犯法的人,
才是壞人啦 ! 我跟那些他們根本就是不一樣的人,我怎麼可能會是壞人呢?

我和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曾經有一段時間,因為一些原因,
讓我對邪惡非常地好奇,於是我開始研究惡和暴力。

而當我了解越了解"惡",就越覺得,原來當一個善人是一件好不容易的事。
善,需要很多的知(瞭解暴力和野心的結構) 和 勇氣 (為不義發聲)
相反的,惡,常常"只"是無知和服從所造成的。

我發現其實自己從小到大的乖,也造就了習於無知和服從,
不小心成為了權力和利益結構中的一份子,傷了人都還不自知,
原來惡和暴力就在我的心裡。

原來我和那些我以為的壞人,根本就沒有太大的差異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如果你現在再問我:「你覺得你是一個好人嗎?」

我會回答:「我不知道。」

「我不知道在每個需要抉擇的當下,我是不是都有足夠的勇氣和智慧,
我是不是都能有意識地選擇去知道和為正義發聲,
我只是這麼期許著,期許著平凡的自己。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2014年2月12日 星期三

找到另一半,找對另一半

一個人往內求會不斷聚歛問題
一個人往外求會不斷擴張需求 永無止盡


也許
減少渴望 我們可以不需再這麼辛苦的尋尋覓覓 不斷嘗試不斷的學習


如何減少渴望呢?
惟有對自己越自信 對他人的需求要求自然會降低
惟有對自己越滿意 想要的會越少 能給的就越多


當您成為一個圓滿而完整的人
您自會吸引一個圓滿而完整的人 到您的身邊來


祝福天下有情人 終成眷屬



《心經典》◎Emily


















2014年2月7日 星期五

找工作與生存焦慮

朋友的文章,轉貼是給自己看的。
很貼切也很真實,每次看,都覺得被觸動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◎Egg
Jan 09 Mon 2012

畢業後的人生煩惱之一,絕對包含找工作,
比找工作更困難的,是知道自己想做些什麼,
如果能看清楚,專注在尋找與嘗試真正想做的事情,
那找工作這檔事,就會比較讓人不焦慮,
因為賺多少錢不過是附加的價值。


這樣的說法或許太理想主義,
雖然,
不同世代的人有不同的思維方式,不同的成長背景也帶來不同的價值觀,
但是追求自我實現的念頭絕對在馬斯洛之前就有了,
他在創造理論的同時,
身邊不還是有很多人為了賺錢精力憔悴,嘖嘖地說自我實現是那檔閒人才能追求的。


哪一種生活方式,都只是選擇罷了,
當然,還有看不到的,影響選擇的背後因素,
像是身邊的人,成長的經歷,原生家庭的環境等等,
這些不只影響選擇,也影響人面對工作焦慮的程度。


***


這個社會和父母輩的價值觀,都普遍讓人焦慮,
我在學著不焦慮。
還有看到別人焦慮的時候,不要焦慮。


關於逃離焦慮,首先最重要的還是要打開range,
和走路環台的駿武小寶家在總統府前道別後,
我們隨口討論:
這四歲小孩真好,他長大之後可能會忘記他看過的景色人物,
但是他必定會記得台灣的溫情,和父母給予那麼大的range,
有這個range,
他就不會去自殺,不會自我設限,
不會覺得找不到工作,不會覺得一定得怎樣才可以過活,
不會只有台清交才是學校,不會覺得同性戀是異數,
不會覺得遊民該被潑水,不會含淚也選擇得要蓋核四。


***

另外,不知道有沒有說過,
這五、六年來工作經驗,我發現104上面的職缺似乎都不是給人做的。
104的職缺可以賺點錢,賺點經驗,但對於文科出身的人,
104上的工作,都是給螺絲釘做的,
(理科也許也是,只是收益性較大,材質較昂貴的螺絲釘)
過少的薪水,過長的工作時間,
不知道畢了業在求職的,80年代出生的大孩子們,有沒有機會意識這一點。


那麼工作在哪裡?
工作在生活中,在你心裡。


你認識了誰,誰又介紹了誰,
誰覺得你的特質很適合去誰的公司做點什麼,你就去上班了,
你上了什麼課,發現自己原來頗喜歡擅長做什麼,
發現做什麼原來和什麼連結在一起,就可以賺到錢,也絕對會比22k多,
你迷上了新的東西,也許是騎車爬山看漫畫算塔羅牌或是衛生棉條,
然後,不知不覺有了種敏銳度和人脈,轉幾個彎,就開始在工作了。


如果你相信這一點,然後沒什麼負債,日子過得去過得去,
那麼焦慮會少一點,工作會好找一點,人生應該可以快樂很多。

更何況,與無常的人生相比,
真不知道是喜歡的工作先到,還是人生終點先到哪。